本报记者 杜雨萌
  无论买房、卖房或是租房,很大程度上都绕不开房地产中介机构,然而,部分房产中介为了赚取“中间价”,不惜冒着违法违规的风险去提供居间代理、虚假材料或骗取购房资格等服务。在此背景下,全国各地纷纷开展了对于房地产市场乱象的监管整治行动,其中,运营操作不规范的中小型房产经纪机构成为监管层重点打击的对象之一,数以百计的房产中介机构被查处。
  以北京为例,《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北京住建委深入推进房地产市场领域扫黑除恶专项工作,共对221家房地产经纪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其中,重点整治发布委托手续不全、违规租赁、违法群租、虚假房源信息、商改住以及炒作“学区房”等房地产市场乱象。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房住不炒”的目的是通过遏制住房投机性需求,合理有效引导买房需求,妥善保障保护住房消费。因此,无论是今年监管层持续收紧房地产调控政策,还是以北京住建委为首的加大对违法违规房产中介的查处力度,都是落实“房住不炒”的实际体现。
  张波称,监管部门对于房产中介的“全面体检”,可以保障房地产交易市场活动规范有序,精准打击中介人员参与和助力炒房的行为,同时对于“净化”二手房源信息,增强交易双方信息透明度均会起到积极作用。
  事实上,从今年的监管环境来看,除了对中端加大查处力度外,无论是前端的房企融资,还是末端的消费需求,楼市调控政策均在持续加码。据中原地产的统计,2019年前7个月,中央和地方政府累计出台了307次与房地产市场相关的调控政策,这一频率比去年同期高出47次,并创历史同期新高。相对应地,是目前商品房销售情况以及上半年一度火热的土地市场,均有明显降温。

9月以来,多地严打房地产市场乱象,出台楼市调控相关政策,稳定房地产市场。从住建部到主要城市,房地产相关的整顿政策密集发布。总体来看,中央与地方对楼市的调控力度没有放松。赶紧来了解一下详细情况吧!

先看房价,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8月一二三线城市新房环比涨幅均有所扩大,70个城市中有67个城市上涨。有分析称,这说明房价上涨的势头又在增强。再看政策,今年下半年,住建部等七部门在北京、上海等30个城市开展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重点打击对象有炒房团伙、黑中介、违法违规房地产开发企业、虚假房地产广告。

威尼斯国际平台app 1

任由二〇一七年软禁层持续收紧房产调整计谋,一线城市治理房产商场乱象。在上述背景下,多地近期出台楼市调控相关政策并开展具体行动,以稳定房地产市场。

一线城市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4个一线城市都已开展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

9月19日,北京与上海双双发布关于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的通知,重点整治内容均包括投机炒房行为、房地产开发企业和经纪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等。

北京严查的具体内容包括此前引起关注的“学区房”、“商住房”、“隔断房”、“大棚房”等,上海则在整治首付贷、违规提取公积金等行为之外,加强了对“限购、限外、限企”的审核。

值得注意的是,9月中旬,北京还发布了公积金新政,对公积金贷款认房又认贷,并且把贷款额度与缴存年限挂钩。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认为,这一政策总体是为了落实“房住不炒”的目标,在保障居民住房需求的同时,积极引导合理住房消费,鼓励阶梯式购房,打击房产投机。

广州与深圳也有所行动。9月18日,广州提出,加强房地产中介行业治理,把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与日常市场巡查结合起来,进一步加大对中介机构的巡查。

深圳在8月15日发文,严打中介机构以威胁恐吓等暴力手段驱逐承租人、恶意克扣保证金和预订金,以及“茶水费”“阴阳合同”等22条楼市乱象。

多地发布违规房企和中介名单

楼市调控持续深化,9月以来,一些二三线城市也发布了相关政策。

例如,陕西西安禁止房地产开发企业将商品房销售与学区、学校相关联,进一步规范房屋销售秩序;河北省廊坊市出台多项举措,规范存量房交易行为,以遏制“阴阳合同”和“高评高贷”;湖南省郴州市对全市房地产市场的住房及用地供应、住房建设、住房价格、住房销售、舆论导向等作出了相关规定。

除了楼市新政,多地还曝光了违法违规的房企和中介名单。

威尼斯国际平台app,继住建部7月底公布第一批各地查处的违法违规房地产开发企业和中介机构名单之后,9月14日,住建部又公布了第二批相关名单。

此外,浙江、湖北、福建等相继公开曝光违法违规房企和中介名单,一些房企和中介的违法违规行为涉及捆绑销售、“黑中介”、捂盘惜售、未批先售、违规交付、违规使用预售款、虚假宣传等。

南宁、成都、西安、芜湖等城市也都通报了房产企业或中介机构的违规行为。

加强住房租赁市场监管

随着租购并举政策的实施,住房租赁市场得以迅速扩大。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
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要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总结推广住房租赁试点经验,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加快推进住房租赁立法,保护租赁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

不过,租赁市场在发展中也出现了房租快速上涨、个别长租公寓污染物超标等问题,对住房租赁市场的监管不可或缺。

北京西城区一套90年代、40多平米的房子,2018年7月,月租金5500元左右。

9月下旬,广州住房租赁行业发布《倡议书》,呼吁住房租赁企业、房地产中介机构不以明显高于市场租金价格水平抢占房源,哄抬租房价格;还倡议住房租赁企业要保证承租人的居住健康,消防、环保、设备等安全达标,为承租人提供健康安全的居住环境。

温州出台房屋出租新政,规定了每个居室的最低人均使用面积,明确非居住空间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

无论是“售”还是“租”,楼市调控力度都没有放松。

关于下半年的楼市政策,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预计,升级的调控内容将不断出现,而从住建部等多部门开始的政策监管将是下半年市场的主要特征,在政策的推动下,市场将趋于平稳。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房价反弹是引起调控加码的重要因素。但是,从大趋势上调控的收紧并非意味着完全没有放松,比如年底时,不排除一些城市会推出较为宽松的银行贷款条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