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科创企业超募“有钱会变坏”?质疑者请先“剔除”假设性判断】“有钱就会变坏”?近期,这个有关人性的争议被“嫁接”至资本市场,而最新的版本是——“科创板上市公司超募后有了闲钱就会买房”。基于这个假设,部分市场人士对于超募的质疑似乎也有了理论基础。

科创板新股发行价谁说了算

“有钱就会变坏”?近期,这个有关人性的争议被“嫁接”至资本市场,而最新的版本是——“科创板上市公司超募后有了闲钱就会买房”。基于这个假设,部分市场人士对于超募的质疑似乎也有了理论基础。

伴随4只新股发行上市安排相继出炉,市场对于科创板的关注焦点正逐步由受理、问询、注册转向定价,热议中不乏对“超募”的质疑之声。而在一些业界专家看来,对于实施市场化定价机制的科创板而言,“超募”其实是个伪命题。

笔者注意到,此番触发超募的是科创板第二股睿创微纳和第三股天准科技,两家公司原本分别拟募集资金4.5亿元和10亿元,若发行成功,预计分别募集资金总额
12亿元、
12.34亿元。有观点认为,“资金超募会对资本市场资源优化配置功能形成挑战,从过往经验看,上市公司资金超募,尤其是严重超募,会导致大量资金被闲置,最终被用于买房买理财”。

最新统计显示,截至7月4日科创板发行审核系统共受理141家企业的申请,大多集中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和新材料等行业。

笔者希望提醒各位看官,科创板的定价遵循的是市场化发行,评定超募是否合规合理应坚持的是“规则优先、兼顾效率”;而凭借所谓的经验主义进行假设再从而进行质疑的做法,需要被投资者“剔除”。

截至目前,已有4只科创板股票的发行上市安排相继出炉。华兴源创、睿创微纳、天准科技、杭可科技扣非净利润除以发行后总股本计算市盈率分别为39.99倍、71.10倍、52.26倍、38.43倍。

首先,科创板发行可能产生的“超募”,其实是
“市场化定价惹的祸”,是机构投资者在网下报价时基于自身对投资标的的价值判断而做出的选择,而且发行人和保荐机构经过了高价剔除、以及发行价不高于长期资金报价均值的对比过程,充分尊重了市场的意愿。

有别于存量市场,“市场化方式”决定发行价格和规模,成为科创板的显著特点之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市场对于科创板新股发行市盈率偏高的议论,以及对于“超募”的质疑。

换句话说,超募是机构投资者充分多数的选择自然触发的,发行人是被动的,且不可能单方操纵。

为了更有效地发挥资本市场的资源优化配置功能,科创板构建了市场化的询价定价机制。在保证市场流动性的情况下,新股发行数量由发行人决定,发行价格则是机构投资者在网下报价时,基于自身对投资标的价值判断作出的选择。经过了高价剔除、发行价不高于长期资金报价均值的对比过程,最终的报价及募集资金总额均由市场决定。

其次,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超募资金可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和归还银行借款,每12个月内累计金额不得超过超募资金总额的30%。

新的定价机制难免让市场各方有些“不适应”。据了解,睿创微纳等早期科创板申报企业最初仍参考23倍市盈率来规划募投项目,结果出现了募集资金与募投项目投资总额并不一致的情形,即所谓的“超募”。

睿创微纳明确表示,如果募集资金最终超过项目所需资金,超出部分将用于偿还公司银行贷款和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天准科技也表示,若募集资金满足上述项目后有剩余,则剩余资金用于补充与主营业务相关的流动资金。

“在市场化定价机制下,‘超募’实际上是个伪命题。因为这种‘不一致’是投资者的需求,更是市场的选择。”产融浙鑫财富首席经济学家周荣华说,出现这种欧美、香港等成熟市场常见的现象,恰恰表明构建市场化发行承销制度是科创板建设的现实要求。

众所周知,科创企业由于属于轻资产企业,抵押物不足,其获取银行贷款往往难度较大或价格较高,科创企业如果能够通过股权融资置换一部分价格较高的银行贷款,无疑有助于企业降低财务成本、轻装前行。

值得注意的是,实行注册制的科创板以信披为核心,而非以盈利为导向。充分披露募集资金的应用情况,才应该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而且,科创企业由于其研发周期长,面临的重要风险之一就是流动性风险,超募的资金对于企业而言自然是“手中有粮,心里不慌”,毕竟有科创企业明确表示,“随着公司业务的进一步开拓,公司将需要大量的营运资金用于产能扩大与业务扩张”。也就是说,随着企业发展,超募资金“备胎转正”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事实上,法律法规对于募集资金的使用与管理有着极为严格的规定。上市公司以闲置募集资金暂时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应当经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独立董事、监事会、保荐机构发表明确同意意见;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或者归还银行贷款的,每12个月内累计使用金额不得超过超募资金总额的30%,且应当承诺在补充流动资金后的12个月内不进行高风险投资以及为他人提供财务资助。

第三,超募资金是不是只能还银行贷款或补充流动资金,答案确实是不一定,因为超募资金或者预期额度内的募集资金都可能阶段性“改名”叫做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这时候它确实可能被用于购买银行理财。

睿创微纳在网上路演时表示,超额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之后公司将组织资金落实好睿创研究院建设项目后续产业化等一系列投入。杭可科技也表示,超募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其他生产研发等方面的投入。

但是,需要明确的是,购买理财是企业的主动现金管理行为,企业谋求的是短期闲置资金效率和利益的提升,是为闲置募资保值增值的举措。而且,募集资金理财的前提是资金处于短期闲置状态。根据相关规定,暂时闲置的募集资金可进行现金管理,其投资的产品须符合以下条件:安全性高,满足保本要求,产品发行主体能够提供保本承诺;流动性好,不得影响募集资金投资计划正常进行;而房地产或股票型投资以及其他金融资产并不在闲置募集资金的合规投资范围之内。

周荣华分析,科创企业研发周期长,流动性恰是其面临的重要风险之一。在市场化定价的前提下,企业获得一定规模的“超募”资金,一方面可支持扩大产能、扩张业务,另一方面也为通过股权融资置换部分价格较高的银行贷款提供可能,从而助其降低财务成本、轻装前行。

最后,笔者还需提醒科创企业,科创板出现超募,虽然是一种新规则下的必然,无需“戴着有色眼镜”质疑,但是超募比例高达167%也确实反映出了市场对于科创板的追逐十分迫切,其资金的“拥挤”在客观上对于科创企业的资金和项目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科创企业而言,保持定力、甄选项目、善用资金才是企业长远发展最好的选择。

多位业内人士则表示,对于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科创板企业而言,采用简单的固定市盈率估值法来衡量其募投金额并不科学。放开市盈率“天花板”限制,综合各种估值方法进行市场化定价,才是科创板成功的关键所在。

相关文章